律师介绍

杨周律师,江苏连众律师事务所主任,连云港市优秀律师,毕业于南京大学法律系,具有法律本科、会计专科学历,熟悉经济,精通法律,擅长公司法律事务。从业以来,能够严格遵守律师职业道德,恪尽职守,坚持诚信为本、专业取胜的执业理念,杨周律师先后为连云港电视台、云峰矿业(连云港)有限公司、连云港盐业公司、连云港天地经纬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等数十家公司企业及政府单位的法律顾问,承办了大量的民事、经济、刑事、行政、仲…[详细介绍]

与我联系

律师事务所也是一所学校

信息来源:法制日报 发布日期:2019-06-19 17:26:56 阅读次数:50

最好的办法就是把律师事务所办成一所学校,让律师们在这个学校里受到教育和培训,生生不息地延续律师事业香火和壮大律师人才队伍的社会使命。因为在我看来,律师事务所为辛勤创造税收的人民群众节约法律人才的培训费用,就是践行了律师界的“司法为民”;律师事务所为法治中国建设培养法律人才,就是在拥护党的领导和推进依法治国基本方略

   
  内蒙古建中律师事务所、山东琴岛律师事务所和上海联合律师事务所合作编写的《新三板法律业务研究》一书即将付梓出版。本书的主要执笔人、内蒙古建中律师事务所管理委员会主任王勇律师要求我为本书的出版写几句话,以示对律师从事法学研究的鼓励。我对律师的非诉讼业务并不熟悉,对新三板法律业务更没有什么涉猎,因而本来是想推掉这个任务的。但王勇律师告诉我这是他毕业8年后向老师所作的学术汇报,特别是在他对我讲了8年做律师的种种甘苦和心得思考之后,我便答应了他的要求。


  王勇是在2003年考入中国社科院法学研究所攻读刑法专业硕士研究生的,当时他给我的印象是年纪轻、个子小、说话少,很有学生味和书生气。三年后,王勇出色地完成了学业,在我没有参加论文答辩和评判的情况下,他的硕士学位论文《论英美刑法中的“胁迫”事由》被答辩委员会一致评为优秀。我那时已经调到最高法院工作,对原来指导的学生的学习和研究过问较少,所以,对王勇能够独立完成这样一篇高质量的硕士论文不免刮目相看。在他毕业找工作时,我曾经明确建议他去教学科研部门并很想把他推荐到内蒙古大学法律系任教,后因他执意要在律师圈里闯荡一番而作罢。后来,他告诉我他在内蒙古的一家律师事务所找到了工作,感觉很不错,再后来就联系的越来越少了。曾经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对他能否做好律师业务是很有疑问的,因为在我的印象中,一个学生味书生气很重的人与做律师需要的精明和强势相距甚远。


  时光荏苒,王勇毕业当律师已经8年了。8年时间说短很短说长很长,一个人如果在蹉跎中厮混,可能会一事无成,但如果能够在激流中勇进,则可能干出一番令人钦羡的事业。王勇显然属于努力的后者。他已经由8年前的一名莘莘学子,变成了被我国著名法学高等学府西南政法大学聘请的客座教授;8年前他还不知人生路在何方,还在为自己今后的生活和工作焦虑,8年后他已经成为一名富有经验的律师,业务越做越宽越兴旺;8年前他学习和研究的主要是刑事法律,对其他法律知之甚少,8年后他已经对民商法、经济法、公司法、金融证券法及相关律师业务都颇为熟悉,并且懂得如何在司法实践中具体操作;8年前他向我提交的只是一篇几万字的硕士学位论文,8年后他给我看的则是一本数十万字,足以与博士学位论文或博士后出站报告媲美的法学实务研究著作。作为一名教师,对自己的学生在8年间发生的巨大变化和取得的显著进步,不免感到欣慰和自豪。


  法院是培养司法精英的学校


  王勇8年间的进步和变化,使我萌生了“律师事务所也是法学院校”的想法。此前,我结合在最高法院工作十多年的体会,曾经提出过“人民法院是一所学校”的观点。我把这个观点向一些年轻法官讲了以后,得到了广泛的认同。我认为,把法院看作一所学校是名副其实的。法官要接触当事人和律师等诉讼参与人,这些人既给法官出了很多案件处理和纠纷解决上的难题,也给法官提供了很多解决矛盾纠纷的启发和思路。所以说,从一定意义上讲,这些人就是不断给法官出学习和研究题目的“老师”。一个注意学习和研究的法官,一定能够不断从与当事人和律师打交道的过程中汲取法学理论和司法实务的智慧。不仅如此,法院之所以能成为学校,还因为它有许多得天独厚的优势:法院的审判组织(如合议庭和审判委员会),实际上也是法官们共同研习法律的组织;合议庭合议案件和审判委员会讨论问题,实际上也相当于法官们研讨法律和社会问题的专题研讨会。在法院每天召开的各类“会议”中,法官们不仅可以畅所欲言,而且可以听到别人的真知灼见。一名法官如果能把合议庭合议、审判委员会讨论、审判长联席会议之类的会议当作学习机会,就一定能够从中学到很多东西。


  此外,法院的开庭审判更可以被看作是法官学习、研讨法律问题的课堂。在法庭上,当事人贡献的民间法律智慧和检察官、律师等贡献的专业法律智慧在一起交锋碰撞,法官作为这个“研讨会”的主持人,一定能从参与诉讼的人群里抠出很多想要和想学的知识。正因为如此,在中外几千年的法律长河中,才涌现出了许许多多法学造诣深厚的法学家型法官。改革开放以来,在我国各级人民法院里成长起来的优秀法学家更是数不胜数,他们有的被中国法学会评为中青年法学家,有的担任教学科研单位的兼职教授和博士生导师,有的做出了令我国法学理论界和实务界交相称赞的研究成果。这些都充分说明,当今的法院不再仅仅是一个解决纠纷的机关,而且成为一所培养法律人才尤其是司法精英的学校。


  在当今这个知识爆炸、信息海量的时代中,在我们这样一个需要终身学习的社会里,我们不能再仅仅把当初读书的学校当作唯一的学校了,而应当与时俱进,把我们现在工作的单位也当作一所学校。我想只有这样,我们过去所学的知识才能不陈旧,我们过去获得的技能才能不过时,我们过去所取得的进步才能不掉队。
律所应兼顾发展与育人


  写到这里,我还产生了愿当今的所有律师事务所都能成为一所学校的愿望。因为律师是独立性很强的法律职业者,说白一点,就是自己在社会上刨食吃的自由职业者。基于此,我曾经将律师职业的特点形容为“依法谋生”。世界各国都建有不少的法官学院、检察官学院和警察学院,而且一般都是国家买单,但还没有听说有政府花钱为律师建培训学院的。这种情况下,一个刚走出校门的学生怎样才能成长为一名大律师呢?如不能做到,律师界又怎样才能履行为国家培养法治人才的责任呢?我看最好的办法就是把律师事务所办成一所学校,让律师们在这个学校里受到教育和培训,生生不息地延续律师事业香火和壮大律师人才队伍的社会使命。因为在我看来,律师事务所为辛勤创造税收的人民群众节约法律人才的培训费用,就是践行了律师界的“司法为民”;律师事务所为法治中国建设培养法律人才,就是在拥护党的领导和推进依法治国基本方略。


  可以想象的是,把律师事务所办成一所学校,在当前律师就业市场竞争激烈,职业环境有待改善,律师素质参差不齐,职业理念有待更新的形势下,是非常不易的。我从与宋建中律师短短一个多小时的谈话中感到了这种艰辛,也受到了一些启发。我想,律师事务所既要谋划好发展,又要培养好人才,可能需要注意以下几点:


  首先,律师事务所要明确意识到赚钱和育人并不矛盾,做到既要赚钱又要育人,在赚钱的过程中育人,在育人的过程中赚更多的钱,如此循环往复,越做越大,越做越强。最起码律师事务所的领导层或决策层应该有这个意识,有这个责任感。


  其次,要有一套好的制度。“制度比人靠得住”、“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等名言,不仅适用于所有的公权力部门,也适用于所有的民间组织和企业。实际上,任何一个民间组织和企业如果没有一个科学、公正、高效的制度,都是无法长期生存和发展的。王勇之所以能够在建中律师事务所迅速成长起来,同时建中律师事务所之所以一再被中央和地方司法行政部门评为模范典型,就在于该所独创了一套符合律师业发展特点的律师业绩多元评价制度、律师履行社会责任的激励制度、律师事务所收入的集体分享制度、资深律师培养年轻律师的鼓励制度,以及律师个人收入与集体福利协调搭配的制度等。在这些制度指导下,建中律师事务所有供年轻律师免费居住的集体宿舍,有为所有律师提供“免费午餐”的餐厅,还有与年俱增的律师集体福利分房等。这些制度的长期有效运行,则不仅解决了年轻律师为生存而焦虑、所内律师之间收入分配过于悬殊等影响律师事务所做大做强的根本问题,更重要的是保证了一个事务所持续发展的向心力和人才储备。


  最后,还要有一个好的带头人和决策层。律师事务所的带头人和决策层不仅应当精通法律业务,而且应当重视律师职业培训,有热心育人的教师情怀。在我看来,宋建中律师就是这样的人。她不仅把年轻律师当作工作上的帮手,而且也把他们当作自己的学生;不仅培养年轻律师的办案能力,而且培养他们如何在办案中成长成才,如何在赚钱的同时履行好社会责任等。从这个意义上讲,王勇是幸运的,他遇到的不仅是一个好领导,而且是一位好老师。


  (本文系《新三板法律业务研究》一书序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