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介绍

杨周律师,江苏连众律师事务所主任,连云港市优秀律师,毕业于南京大学法律系,具有法律本科、会计专科学历,熟悉经济,精通法律,擅长公司法律事务。从业以来,能够严格遵守律师职业道德,恪尽职守,坚持诚信为本、专业取胜的执业理念,杨周律师先后为连云港电视台、云峰矿业(连云港)有限公司、连云港盐业公司、连云港天地经纬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等数十家公司企业及政府单位的法律顾问,承办了大量的民事、经济、刑事、行政、仲…[详细介绍]

与我联系

追赶肇事者撞树致死,责任咋分

信息来源:法制日报 发布日期:2019-08-14 10:54:01 阅读次数:44

法制日报记者 马超 王志堂

自家羊被车撞死,开车追赶肇事者过程中撞上路旁大树,发生事故导致自己死亡。死者家属以肇事者侵犯死者生命权为由向法院提起诉讼。日前,山西省晋中市及祁县两级人民法院经过审理后认定,死者承担主要责任,肇事者承担次要责任。

2016年12月1日11时59分左右,王某驾驶车辆沿晓祁线由南向北行驶时,将范某所养的羊撞死,王某驾车逃逸。5分钟后,没有考取驾照的范某开车追赶肇事车辆,追出去一公里左右,范某的车在拐弯时撞到路边的树上,因为没系安全带,范某重伤,后经抢救无效死亡。

范某家属认为,王某的肇事逃逸行为与范某的死亡结果之间有因果关系。范某开车撞树死亡是因为王某撞死羊后逃逸,范某追逃才发生的。若无王某的逃逸行为,也就没有范某的追逃行为,故王某应对范某的死亡承担相应的责任。

被告王某则认为,这是两起事故。王某在撞羊后即离开现场,对范某驾车追赶的行为不知情,造成两次事故的原因和损害后果各自独立,不具有关联性。王某对范某驾车发生交通事故不具有过错,不用承担赔偿责任。

祁县人民法院审理后认为,王某驾车逃逸属违法行为。范某追击撞羊人的行为本身并无不当。王某应当预见其行为构成侵权后会有权利人追责,但对范某的死亡没有预见性。因此,被告王某在撞到羊后,应当预见其已侵犯到他人合法权益,且权利人会采取必要维权措施的情况下,仍驾车逃逸,其行为存在过错,但对权利人范某的死亡不具有预见性。本案中,范某是在追赶肇事车辆、维护自身权利的过程中发生交通事故,因范某本身具有过错,故法院判定,对范某的死亡其自身应承担主要责任,被告王某承担次要责任。

法院判决后,王某不服,提起上诉。晋中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后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公民维权要注意方式保护自身安全

承办法官表示,根据我国侵权责任法规定:“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应当承担侵权责任。”本案中,范某经营畜牧业,畜牧系其合法的、重要的财产,其放牧行为本身并无不当。范某的羊被撞后,其合法财产受到侵害,肇事者王某驾车逃逸,由于情况紧急,范某选择私力救济,其驱车追赶肇事者的行为本身亦无不当。因此,确定被告王某应否承担侵权责任,关键是要分析王某驾车逃逸与范某死亡的事实之间是否有因果关系、王某是否存在过错。

首先,被告王某在驾驶过程中,本应尽到安全驾驶及注意义务,但王某驾车撞到羊后,既未停车查看,也未采取其他措施而是直接驾车离去,属违法行为。其次,在个人合法财产受到侵犯后,公民有权采取合理措施维护其利益。本案中,范某在看到羊被撞后,追赶撞羊人是一种最朴素的维权行为,该行为本身并无不当之处,但因其自身未取得驾驶证、未尽到应尽的驾驶安全义务,才导致在左转弯过程中撞至树上死亡。这是其死亡的直接原因。再次,在王某驾车逃逸时,其应当能够预见权利人会追击,但对权利人的死亡不具有预见性。

由此可见,王某的肇事逃逸行为与范某驾车追赶之间存在因果关系。由于追赶过程中,范某驾驶车辆存在无驾照、不系安全带等交通违法情形,其自身也应承担相应的责任。因此,范某是在追击肇事车辆、维护自身权利的过程中发生交通事故,因范某本身具有过错,故判定,对范某的死亡其自身应承担主要责任,被告王某承担次要责任。

民事主体的人身权利、财产权利以及其他合法权益受法律保护,任何组织或者个人不得侵犯。作为侵权人,要依法承担侵权责任,切不可存有侥幸心理。作为被侵权人,在维权的过程中,也要注意维权方式,保护自身安全。